在顾铮看来眼花缭乱避无可避的的这一套组合腿

 
    里边丁零当啷的就极其热闹的动起了手。
 
    而哪里都少不了他的顾铮,就赶紧快跑了两步,在迈过了门槛之后,用他小动物般的直觉,紧紧的贴着墙边,出溜溜的看起了大戏。
 
    只见这个偏门开口的位置,正是至宝林晾晒和囤积炮制药材的地方,一层层的笸箩,整齐划一的搁在晒草药的架子上,而正中间,也是午间阳光最充足的地方,却是空空如也,只有两个一大一小的人,在其中上蹿下跳,毫无正形的交着手。
 
    看到这里的顾铮,在黄森汉恼羞成怒的叫出了场内,不停的打着各种下三路部位的老头的名字的时候,他下意识的就惶恐的把两只袖子抄在了一起。
 
    “黄鸿飞!别太过分了,我是看你老的都掉牙了,才懒得吓死手啊!”
 
    “哎呀!打人不打脸!!”
 
    被叫自家儿子直呼其名的黄鸿飞,十分淡定的保持着他那潇洒的金鸡的姿态,看着已经被踹飞进草药麻袋中的黄森汉的方向,十分有高人范的说了一句:“我没有打你的脸,我这是踢。”
 
    “还有!哪有儿子直呼老子的名字的?真是欠打!”
 
    可是他这边的话音都落下许久了,角落的麻袋包处,还是没有半分的响动。
 
    这下黄鸿飞也顾不得耍帅了,将半抬的腿放了下来,一个漂亮的纵跃就如同飘一般的蹿到了草药袋子的跟前。
 
    “森汉啊?这是踢傻了啊?”
 
    这边的话音还未落呢,就见麻袋包中响起了炸雷一般的喝声:“无影脚!”
 
    一个少年就侧身纵跃在了半空,双脚使出了一套快速的都快看不清动作的连环踢,朝着过来观察敌情的他的老子,就踢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哎呀!”
 
    可惜,壮志未酬身先死,对面的这位黄鸿飞老先生才是一位真正的高手,在顾铮看来眼花缭乱避无可避的的这一套组合腿,只不过被黄鸿飞一个轻描淡写的架腿,就将对方给挡在了半空。
 
 135 演武场
 
    “修炼未到家,就敢学别人伸张正义,自大自满,是为过错一。”
是该罚!今天,你的饭就没了!”
 
    “一会去祠堂中跪着,将家规罚抄千遍,抄不完,明天的饭也就别想了!”
 
    说完了这些,老头揍的也差不多了,这才抬了抬自己的眼皮,将头转向了顾铮贴着的那个墙边。
 
    “看在下是和犬子一同回来的,不知道是因为犬子揍了你家的孩子,毁了你家的摊子,还是在上胁迫过你?”
 
    “不管是那样,老朽现在这里替他赔罪了。”
 
    呵呵,黄汉森果真是个熊孩子啊。
 
    看着眼前的黄鸿飞,顾铮的内心是十分的复杂的,这位老头十分像是他那个世界中的一个人啊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